今天是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在线评测 在线报名 留言中心 保存到桌面
自闭症治疗QQ客服
课程咨询热线020-8706361913316059590
志愿者之家
志愿者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者之家

倘若世界如茧---探访自闭症

 

 我仍然记得第一次走进星语的那天,在楼下的时候就听到了楼上老师给孩子们上课的声音,8月底的阳光依旧热烈,与之相衬照下的校园这时反倒显得静谧清凉得多。

之前与张校长在电话上交谈时,他对我说:“你们选择了一个很困难的专题。”早作好心理准备的我听他这么一说后其实也稍稍犹豫了下,或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决定了什么就很难改变的人,也或许是因为很早之前就对这种专题有所好奇,因而终是踏上了走访之路。所幸张校长是个大好人,不仅答应了我们的走访,而且在这过程中也以一个长者的身份教给了我们不少东西。由于自闭症儿童是个特殊群体,并非只是通过旁观就能了解透彻,所以张校长提出让我们选择带一个儿童,亲身体会作为他们看护人的辛苦。我二话不说便同意了,而在之后的几次走访时他都会问我“感觉怎么样”,不是嘴硬,我是真的觉得快乐,只因我确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些孩子,于是每次我给出的回答都是明快的。即便是现在,我也同样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众所周知,自闭症儿童都是很难与其建立沟通的,缺乏目光对视、语言理解甚至伴有行为异常。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清楚的是,他们并非真的没有知觉、没有喜怒哀乐,只是他们的内心世界保护得太好、藏得太深,使人无法轻易进入,就像一个包裹得完好无损的茧,你只有耐心地等待它偶尔的骚动,细心地寻找它潜在的缺口,用爱与温暖守护它。他们并不是不懂外界所给予的爱,相反地,他们是那么需要世界的凝视与关心。这就是我们决定选择策划这么一个专题的原因之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茧,然而自闭症儿童的茧更倾向于他们本身,他们本应该拥有一样的美好和健康,可是也不知道是在哪个环节不小心出错了,使得自己最后被困在了自己编织的茧中。而我们希望,通过亲身探索,对藏匿其中的人心多一点了解,在这过程中,也重新认识了我们自己。
 
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午休。
看似缓慢而静止的状态,可是当身临其境时,那种从无到有的过程在最后给予的惊喜却无与伦比的:最初的冷漠,最后的天真笑颜;最初的忽视、最后的主动拥抱。之前所有的汗水在最后都收获了满满的感动,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被钦佩,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最大的幸福,无非就是被需要。
 
自闭症患者往往都需要终身干预,他们依赖于无数陌生人的好心、依赖于亲人的无私守护,然而我始终不愿用一种类似于“怜悯”“同情”的态度去对待他们,更多时候,我只是心疼。无论如何,这都是件另人伤感的事。
 
比如对自我的摧残与对他人的防备。
印象最深的是那里有一个小女孩,第一天见到她时便看到她老是往自己脸上打,或是在上课时趁老师不注意而攻击旁边的人、扯老师的头发、抓任何她能触摸到的东西,一旦有人靠近她也将得到她的打击。若是她对你的批评有些许认知,她便会拼命拍打自己,边说:“我错了我错了”。另一个小男孩,长得非常之可爱,额头上却满是伤疤,整日戴着块白色纱布,而那些伤疤却是他自己抠的,但他不知疼痛,还整日自我歌唱,时而露出纯真笑颜。这是自闭症的症状之一,科学家一直对自闭症的起因解释不清,但以一个外行人的思维去想,我总是觉得,所有的自伤与他伤都是出于对外界的防备和恐惧,并且当事人对这种恐惧无法自控。
 
比如对语言的忽略与对行为的偏执。
即便是学说一句“我要吃糖”,也要用上几个月甚至几年。而有些孩子,甚至都发不出一个音,你与他说话时,他或是充耳不闻,或是呆呆地对着你笑。记得有次和校长聊天,我问他:“校长你办学那么久,有没有想过放弃呢?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了?”他笑了笑,然后回了我一句:“当你听到孩子终于叫了自己的父母一句‘妈妈’时,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我想我能够想象得出,那个场景下的泪流满面,来自于压抑已久的心灵的深深感动。
刻板的行为有:喜欢玩自己的口水、喜欢不停地玩圆的会旋转的东西、喜欢呆呆地看着风扇转动一两个小时都不厌烦。等等等等。有时候我会想他们难道就没有急切需要表达的什么时候吗。答案肯定是有的。只不过他们的表达方式,或许是急切地拉住你、发脾气、流泪等等等等。无法自控的索取和自我乐趣。
 
比如对灾害的幻想与对思维的混乱。
一天在课堂上,一个小孩露出痛苦的脸色,我问他怎么了,他摸着自己的肚子说痛,于是我跟身旁的老师说。不料老师却回答,他没事,那是他臆想出来的,他常这样。我对此一直感到震惊而困惑。类似于这个例子的还有,另一个小孩,总是无缘无故地哭泣,严重的时候会捂着自己的耳朵泪流不止,那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能哭的一个男孩了,却也是最无奈。哭泣是因为对自身的怜悯和妄想引起他人的注意吧,总是以为自己受到了什么不公,或是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是这样的吗。我想。
分不清你我他。明明是在向别人索要糖果,出口的却是“给你”;明明是将手中的东西给他人,出口的却是“给我”。许许多多的理解都超出了常理之外,典型的思维混乱。无法自控的混乱。
 
 
比如对现实的无知与对记忆的深刻。
我很记得,有一节音乐课,老师在教室里播放了几首儿歌,欢快的歌谣响遍整个空间,然而小孩们却都异常安静地坐在座位边,眼神呆滞,偶有几个比较活跃的,会跟着拍起掌来,而我坐在他们中间,觉得从未有的荒凉。那是种百感交集的情绪。就像是以前语文课上说到的修辞手法“以哀衬乐以乐衬哀”,一边是热闹的欢喜,一边是冷漠的哀伤,有知觉的人看了,就能体验出鲜明的对比而从内心涌起满满的伤感。再大的噪音、再苛刻的话语,他们都充耳不闻,无法深入、无法沟通、无法认知。
奇怪的是,有些自闭症儿童的记忆力却是惊人的好。能背得出许多数字,能模仿他人的言行。但也仅限于此。有一种儿童,你的提问若是能够听懂,便能作出正确回答,但若不能理解,就只能重复你说的话。你问他:“你几岁了?”,他回答:“几岁了”。你问他:“喜欢什么颜色”,他回答:“什么颜色”。最令人欣慰的,是教会他懂得回答问题的时候吧,虽然那些问题和答案往往都是早已设定好,纯属记忆的,可至少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真切地感受到这种进步。
 
 
我不想笼统地总结“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好的条件更健康的身体所以更应努力生活为社会做贡献”这样官方的话语。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而是关心和爱护。任何人也没有资格去说同情,因为有时候有些看似健全的人拥有的残缺心理更为可怜。
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自闭症,有时候,进入一个正常人的心灵深处,比进入一个自闭症儿童的心里,更加地困难。
 
“我不懂你,但我想尽力去爱你。”
对所有人说。

关于星语 | 联系我们 | 留言中心 | 在线测评 | 在线报名 | 诚聘英才 | 自闭症干预方法

E-Mail:okgzxy@163.com 客服QQ: 735361749 版权所有:广州市白云区星语儿童素质训练中心
粤ICP备16082516号-1 技术支持:建网科技

  • 星语官方网站
  • 微信公众号
  •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内蒙古
    黑龙江
    吉林
    辽宁
    山东
    河北
    山西
    北京
    天津
    陕西
    宁夏
    河南
    江苏
    安徽
    上海
    浙江
    江西
    福建
    广东
    海南
    广西
    贵州
    云南
    四川
    重庆
    湖南
    湖北
    台湾
     
    电话咨询
    020-87063619
    13316059590
    获取更多星语的咨询和自闭症的知识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